1. <nav id="pjwbg"></nav>

      <output id="pjwbg"><pre id="pjwbg"><dd id="pjwbg"></dd></pre></output>
      <listing id="pjwbg"></listing>

      <small id="pjwbg"></small>
      <label id="pjwbg"></label>
    2. 提示

      確定

      首頁 > 投資觀點 > 股市觀點

      邱璟旻:尋找高景氣與業績確定性行業

      2016-09-06來源:中財網

      (基金過往業績不預示未來,投資需謹慎)

        展望下半年,筆者認為,市場在一段時間內形成一個“上有頂、下有底”的震蕩走勢。其中,未來高景氣度的行業,業績增長確定的企業將會獲得市場更多的青睞。在供給側改革主題中,煤炭行業或將成為業績彈性較大的行業之一。

        熊市更關注業績的確定性

        回顧最近一輪資本市場的牛市,開端于2012年下半年,以泛創業板為代表的戰略新興產業相關標的為龍頭,終止于2015年6月的“千股跌停”,期間創業板和上證主板分別達到554.55%和163.62%的最大漲幅,兩市合計成交量從低谷期的700億元攀升至巔峰期的2萬多億元,漲幅達30倍之多。然而2015年6月和8月,A股市場遭遇兩次快速下跌,截至2015年末,上證綜指從年中高點下跌30.90%,最大跌幅42.84%,同期創業板自高點下跌31.85%,最大跌幅達到53.42%,成交量也下滑至低點的3000億元,為高峰期的七分之一。

        思考此輪波瀾壯闊的行情走勢,不難看出此輪牛市與2006-2007年牛市的差別在于企業的盈利改善程度較弱,股價上漲更多來自估值的上升,也就是風險偏好和持股信心的提升所致,同時杠桿因素也是不可忽視的因素之一。2016年以來,股指開年遭遇“熔斷”,第三輪股災迅速襲來,極大的影響了投資者后續的參與情緒。

        站在當前時點,筆者認為,經歷過去一年市場的大幅波動后,投資者元氣大傷。而且,很多當初預期高增長的高估值企業并沒有兌現預期業績。因此,市場對于業績確定增長的企業較為追捧。市場表現也驗證了這一點,今年上半年表現較好的食品飲料、家電、新能源等板塊,都具備一個共同特征,就是具有高頻數據可持續跟蹤和觀察,且數據表現較好

        電子行業也是具有代表性的一個行業,以半導體為代表的細分產業受國家政策扶持,市場期望較高,股價一度表現突出。但因為行業沒有可跟蹤的高頻數據,同時企業的盈利短期內也難以兌現,因此股價波動較大。另外,以黃金為代表的資產價值重估板塊逆勢上漲,則反映當前全球貨幣泛濫、歐洲和日本進入負利率時代下,市場對于“真價值”的保值和資本的避險情緒的體現。

        看好供給側改革受益行業

        展望下半年市場,筆者認為宏觀方面需要關注三個因素:美國加息、人民幣匯率波動以及國內政策風向。首先,美聯儲一直擅長“預期管理”,此輪美元加息,歷時一年多,迄今只加息一次,后續進展仍需關注,尤其是在英國脫歐之后,美國經濟增長前景變數增加。

        其次,人民幣匯率波動方面,盡管人民幣匯率近期創出年內新高,但市場關注度遠沒有年初時高,長期看人民幣貶值有利于擴大出口,增強我國企業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提高企業盈利能力,但是短期內會使得市場參與者擔心資本流失以及不利于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

        再者,政策風向也是需要關注的因素之一。今年以來,監管層加大對影視、游戲、VR等行業定增的審核力度,并從嚴審核跨界并購等,相關轉型公司跌幅較大。7月底,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提出“抑制資產泡沫”,對流動性較好的資本市場帶來一定的沖擊。總體來看,今年以來投資者對于政策風向非常敏感,未來需要重點關注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變化。

        具體到策略層面,在存量資金博弈的前提下,市場出現趨勢性上漲的可能性較小。但在經歷一年多調整之后,市場風險已經得到部分釋放,換手較為充分,繼續大幅下跌的風險也較小,因此,預計市場將以震蕩為主,在一段時間內形成一個“上有頂、下有底”的走勢。因此,在指數上漲時不能太樂觀,反之,在市場下跌時也不用過于恐慌。

        同時,隨著投資者的心態逐步企穩,結構性行情逐漸顯現,市場分化較為明顯,景氣度較高的行業漲幅較大,如食品飲料、家電、汽車、建筑、農業、新能源、電子、供給側改革受益的行業等。因此,未來高景氣度的行業,業績增長確定的企業將會獲得市場更多的青睞

        受益供給側改革的行業中,煤炭行業是其中之一。統計數據顯示,煤炭價格(動力煤)自2011年達到800多元后,一路下跌到2015年底的300多元,跌幅達到60%,同期產銷量維持在37-39億噸之間,基本維持均衡。動力煤價格下跌,一方面是經濟產業結構調整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受在建產能預期的影響:需求已經飽和,未來增長較難,但是在建產能達15億噸之多,使得市場預期未來產能過剩嚴重。

        2016年以來,中央下大決心進行供給側改革,提出“壯士斷腕的決心”,尤其是自二季度以來嚴格執行“276天”政策之后,煤炭產量連續下降,從年初的個位數達到年中的-17%,煤炭價格也觸底反彈,最新價格接近490元,較年初價格漲幅超過30%。雖然煤炭價格短期漲幅較大,但在目前時點仍然只有不到50%的企業可以盈利,而且這部分的盈利企業還是建立在過去一年大幅降低員工薪酬和進行人員轉崗、分流之后的基礎上。

        因此,未來只要市場看到政府的決心和執行力足夠強,供給側改革的力度進一步加強,對于那些盈利能力強、政策執行到位的企業而言,在煤炭價格繼續反彈時還會獲得“先進產能”的待遇,可以突破“276天”政策,這將會帶來較大的業績彈性,而目前時點則是非常好的反轉期。從更長期來看,煤炭行業未來將不再是產能嚴重過剩的行業,在政策的調控之下,會形成準入門檻較高且盈利相對穩定的格局,具備中長期配置的價值。

      福建36选7开奖直播 p3开机号分析今天 百人牛牛手游 500万篮彩比分 天天彩票app源码 天津快乐十分快乐三遗漏号码查询 红球第五位尾数走势图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吧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篮球胜分差规律 内蒙古十一选五奖结果 河南省电脑体育彩票 组选奖号300出现的前后关系 新疆11选5走势图 双色球2019045期分析 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